>

图书馆借书记

2022.08.23

早上读完《血与火:坦格利安王朝史》,有点意犹未尽。

作为一名权游的剧粉,我没有完整看过《冰与火之歌》的原著。那就看吧,不行!一整个月都会搭进去的,得找一些耗时短点儿的消遣。

然后我发现了《冰与火之歌的世界》这本设定集。就它了。

海珠区图书馆有得借。

算了下时间,现在出发,可以在中午 1 前赶回来吃饭。于是,出门前我特地泡了个螺蛳粉,计划好借完回来,配着螺狮粉看《龙之家族》第一集。完美。

这是我第一次来海珠区图书馆的宝岗路分馆。到了以后,也没心思参观,直接扑向了《冰与火之歌的世界》的目标书架 ——J90/M14。我那一双热切又期盼的目光,上下左右地在书架上抚摸过去,但就是找不到那本书,明明显示两本都在馆

只能去找工作人员了。

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回应了我的求助,她蹲在书架前,重复了一便我的动作,没找到,便说:「我们这里是以书架为准的,如果没有就是没有了,应该是放书的时候放错位置了。」说完,头也不回地就走了。她的美丽在我心中瞬间减少了几分。

「我可是特意跑过来的哦。」我有点生气,但没说出来,这种话有点太自我了,我说不出口。

可是,空手回家的话,还是不甘心啊。来都来了,那就自己找找吧。

我先是上网查了一下书的外观,一本 300 多页、大开本的艺术设定集,书脊是红色的,应该很显眼才对。接着,便像个人型扫描仪一样,在附近几个架子前扫来扫去,只可惜那两本书就像喝了隐形药水一般,怎么都找不到。

我停下来小小地推理了一番,如果是放错的话,最有可能放错去哪里呢?J09?没有。倒是无意间找到了《冰与火之歌》的漫画;会不会放在《冰与火之歌》小说那边?

但我已经不想找了,在新书架那边挑了几本,作为心理补偿。

以前在上海静安区图书馆,我遇见过一件同样的事。当时去借《恶魔之城》,也是先是在馆,但死活都找不到。求助工作人员,她们让我填一张单子,说找到之后会打电话给我。本来不抱任何希望,没想到有一天真的接到她们的电话,还详细地跟我解释了之前为什么找不到,最后问我什么时候有空去借那本书。

为什么海珠区图书馆不那样做呢?我生气的点应该就在这里。

但随即我又意识到,这种想法太自我中心了,世界不是围着我转的,如果他们没想到可以这么做,我想到了,与其在这里生气,为什么不主动一点申请这项服务呢?

我又去了服务台。那个年轻漂亮的姑娘不在,我便跟一个大姐说:我想借的书显示在馆,但找不到,有没有单子可以让我填一下?以后你们如果见到那本书的话,可以打电话通知我。

那个大姐稍稍顿了一下,这家图书馆应该是没有这种机制,但她没有因此冷漠地回绝我,而是拿了一本小小的便签,让我把书名写下来。

看我开头写下冰与火之歌,她说:「《冰与火之歌》啊,我看到过,一排都是,有很多本。」。

「哦,我想借的不是小说,是艺术设定集,在 J 那边。」但又转念一想,说不定真的放错在小说那里呢?刚才不是没有去那边找吗?

「你知不知道《冰与火之歌》的小说放在哪个架子啊?」 「应该是 I7 或者 I5。」 「那我现在过去找一找。」

本来只是随口一问,没想到大姐顺口就答出来了。这家区图书馆不大,放着《冰与火之歌》小说的的架子,果真是 I7~I5。虽然还是没有找到我想借的设定集,但心里的闷气啊,怨气啊,已经被刚才的那位大姐一扫而光了。

能这么准确地说出书架号,一定是一名认真的工作人员。

我看见自己写的那张便签纸,被她贴在电脑显示器的下沿。我想,即便是之后没有接到电话,这一趟也是没有遗憾了。看来还是要主动啊,主动一点,遇见美好的概率可能会更高一些,

在图书馆耽误的时间太多,实在饿得不行了,打道回府。

今天在海珠区图书馆(宝岗路)借的书,要好好看哦:

  1. 《寻味东西》
  2. 《白俄大力士》
  3. 《中书令司马迁》
  4. 《字母杀手俱乐部》
  5. 《民族的神话》